《愿好春光》云拿月著|(epub+azw3+mobi+pdf)电子书下载

图书名称:《愿好春光》

【作 者】云拿月著
【页 数】 338
【出版社】 成都:四川文艺出版社 , 2021.10
【ISBN号】978-7-5411-6110-0
【价 格】42.80
【分 类】长篇小说-中国-当代
【参考文献】 云拿月著. 愿好春光. 成都:四川文艺出版社, 2021.10.

图书封面:

图书目录:

《愿好春光》内容提要:

路秾秾是望京城恒立集团的大小姐,因为性格作风在网上被人非议不止。众所周知她和商圈年轻一辈的翘楚霍观起十分不对付。一个参加酒会,另一个绝不赴宴;一个出席拍卖,另一个死不露面。两人王不见王,视彼此为空气多年。但某天网上突然爆出路秾秾已婚的消息,丈夫是霍观起。吃瓜群众刚开始一脸问号,后来抽丝剥茧,众人慢慢发现-霍观起买下的珠宝,路秾秾戴着参加活动;霍观起的珍藏限量座驾,路秾秾开出去遛弯;霍观起的私人飞机,路秾秾带着好友乘得熟门熟路……那一年,她这辈子无比在意的两个人,一个永远长辞于世,一个同她分道扬镳。路秾秾一直以为,她注定要孤独一生。后来,暖冬,晴阳,霍观起用一生圈她在怀,终于为她纠正。-前路山遥水长,与你,皆好春光。

《愿好春光》内容试读

第1章

霍观起的霍

◆愿好春光

望京的夏,毒辣异常。

路秾秾光着脚窝在沙发上翻杂志,正对客厅的室内电梯“叮”的

一声打开,程小夏到了。

手里拎着原木衣架,程小夏一边入内,一边叫她:“老板。”路秾秾点了点头,说:“来了?”

几套衣裙罩在透明防尘罩下,一丝不苟,程小夏轻车熟路,把衣服挂进她卧室的超大衣橱,再出来就见路秾秾放下杂志,起身开始收拾自己。程小夏给她取来包,不多时后,路秾秾穿戴整齐,两人一同搭电梯下楼。

上车坐稳,程小夏确认:“傍晚需要来接您吗?”“不用。”

“好的。”在电子备忘录上做好记录,程小夏又说,“餐厅那边,三楼装潢不满意的部分和施工团队沟通过了,大概一周半就会重新处理好。”

“能按时开业吗?”“可以。”

路秾秾点头,如此她便没有意见。

私人助理的职责可大可小,有时琐碎得连生活起居也要照料。程小夏拣有价值的事说了,后半路稍作休息,她们很快就到达了维纳斯。

在门口停下,里头立刻有人出来相迎。

路秾秾和唐纭约好做美容,余下不需程小夏陪,就对她说:“你先回去吧。”路秾秾墨镜一推,朝后摆摆手作别,直接令人下班。

店内冷气温度适宜,一叠欢迎声中,路秾秾摘下墨镜,问:“唐纭在哪儿?”

“唐小姐在这边,您跟我来。”

店员殷勤带路,拐过几道廊,轻敲两声,推开大油画框般略显浮夸的门。

唐纭已经等候多时。

002

◆愿好春老

用流行的话来说路浓浓就是“腥风血雨体质”,她无论是发日常微博,还是上热搜,是是非非总少不了。

好在路浓秾心宽,有次还跟唐纭开玩笑:“要不然你们公司以后签人比照着我签算了,一点动静就能在热搜上待半天。”

惹得唐纭啐她不要脸。

说话间,美容师过来,往她俩脸上又敷了点东西。唐纭躺着无聊,拿起手机开始愉快吃瓜。路秾秾瞥见,不由开口:“少刷点微博吧你。”

“你不懂,我这是工作需要,一个娱乐公司负责人不时刻把握网络动向怎么行?”唐纭说得冠冕堂皇,毫不脸红。

路秾秾哪还不知道她:“把握网络动向就是一得空就在网上到处游窜吃瓜?我看你还是工作太少。”

“去!”唐纭目不转晴盯着手机道,“你又不是不清楚,我爷爷我爸我全家都阳盯着我,我要是一个做不好,分分钟就失去人生掌控权。每天为了公司累死累活,就这么点闲暇时间还是从缝里挤的”

唐纭热爱吃瓜且热爱打假,下一句立刻话锋一转:“我晕,十一台那个恋爱节目还没黄啊?剧本都快椁观众脸上了。”

路秾秾:“.”来了,又开始了。

高档私人美容院保密性高,且唐纭的朋友还是大股东,路秾秾不担心有什么不能说的,只是唐纭于吃瓜一道热情十足,她有时实在跟不上。

当然,唐纭也不需要配合,自顾自就能说个尽兴,从卖人设的到劈腿的,瓜一个接一个。

路秾秾还在消化八卦,唐纭说着说着就从网络论坛切进微博,手指滑动屏幕没几下,忽然顿住:“嗯?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才要问你,你怎么又上热搜了?”唐纭诧异。

“哦,热搜啊?”路秾秾了然,猜这是吃瓜吃到自己头上了,淡定道,“被骂上去的。”

唐纭:“”

004

第1章◆霍观起的霍

还真是一上热搜就没好事。

粗略看过几眼,唐纭很快理清来龙去脉,原来又是路浓秾之前的“老仇家”,难怪呢。得罪当红流量就是这样,粉丝体量大,一人一句,路秾秾不想上热搜也由不得她。

唐纭比较在意她被骂的惨况,点进评论一看,她的微博里全是声讨大军,唐纭指尖滑动速度不由加快再加快,简直让人不忍直视。

“你的微博评论简直没法看了。”

“骂得再凶我又不会掉块肉。”路秾秾不在乎,抬指抹掉脸颊一侧快要越界的膏体。

唐纭继续刷微博,没几秒又喊她:“哎?那些人怎么连你和霍观起的恩怨都搬出来说?”

路秾浓还在匀另一侧脸颊上的膏体,听到这话动作一顿,睫毛颤了颤。

霍观起。

路秾秾和他的“恩怨”,在望京这些人家的交际圈里,不算什么秘密。最早最早,有人曾在某场宴会上看见他们之间似乎发生了点不愉快。当时以为是小事,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不管酒会、拍卖会又或是谁家宴客,但凡路秾脓出席,霍观起必然不到,反之,只要霍观起在哪儿,路秾秾同样也绝不露面。

大前年,路秾秾迷上油画,某次特意飞到巴黎,结果拍卖会前一天忽然听说霍观起要来,她一声不吭,直接飞回国。

前年望京“白鹭慈善晚会”,霍观起捐了最多的一笔,按照惯例,当晚的“璀璨之瞬”合影该请他站最中间,所有到场的大牌明星嘉宾都会作为陪衬和他站在一块儿,就因为路秾秾会去,霍观起早早捐了钱,却愣是连脸都没露,根本没出席这个晚会。

这样你来我往,不止一两次。

这些常被圈里人议论的谈资,传多了知道的人也就多了,前两年网友们扒豪门逸闻时就吃过一次瓜。

眼下这些人疯狂栋着霍观起避开她的事件说,偏偏她躲着霍观起

的事却当“看不见”,还整合出一个“黑料”合集,意味不明地补充

005

◆愿好春老

几句,就成了她人品不好的“铁证”,到处扩散。

路秾秾沉默半响,不知想到什么,只说:“算了,我等会儿关评论。”唐纭以为她坏了心情,把手机一抛,宽慰:“不看了,你也别想了。今晚想吃什么?我请!”

做完美容,她们找了个常去的餐厅,落座点完菜,前菜刚上,唐纭她哥就打来电话。

唐纭出去一圈,接完电话回来,端起杯子喝了小半杯,感叹:“真是绝了,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,这话真没错。”

路秾秾不明所以。

唐纭告诉她:“我哥刚跟我说,霍观起回国了。你说说,下午我俩刚说到他,他就回来了,这还真巧。”

路秾浓眼神闪了闪,垂头吃东西,含糊地“嗯”了声。

唐纭又道:“我哥让我试试十周年庆典能不能请到他。要我说费什么劲,博唐影业虽然是我们博唐集团旗下的重要产业,可霍家又不搞娱乐这一块儿。”

“你哥让你请霍观起出席?”路秾秾闻言挑眉。

唐纭怕她不高兴,解释:“是我家那些大人想请他,我没想啊!我早就下了邀请函,肯定要请你来的,哪还会自讨没趣吃他的闭门羹。”

路秾脓促狭反问:“这么说还是怪我咯?圈里都知道我跟你走得近,要不然霍观起未必不会给面子。”

“我什么时候怪你了,你可别挤对我!”唐纭讨饶,“也不知道霍观起到底有什么魔力,长辈们都喜欢他,我爷爷总拿他当榜样教育我们,烦都烦死了。”

好姐妹的对头就是自己的对头,唐纭深谙这个道理,向来坚定地和路秾秾站在一个阵营。

说话间正餐上桌,两人稍稍吃了几口。

“我是觉得他这个人,真有点小心眼。”唐纭执餐具,略带不满地道,“不就是那年宴会,你泼了他点酒嘛,至于记恨这么久吗?”

她感慨着,怎么想都觉得不至于,忽地又道:“就为这个他就开始避你,然后你又避他,真是…难道越漂亮的女人他越讨厌?别是他

006

···试读结束···

阅读剩余

资源微信小程序:

58edu
THE END